文章总数:83篇 评论总数:37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地理 > 正文
建站日期:2012-11-15 运行天数:2556 天 最后更新:2017-5-7

时间都去哪了,记成长在黑沙洲的童年

2016年03月10日 | 作者: 黑沙洲岛主 | 分类: 人文地理 | 被围观 1,778 次

时间都去哪了,记成长在黑沙洲的童年

  我于1991年2月12出生在黑沙洲水口二队一户周姓家庭中!爸爸是老师、爷爷以前当过生产队长,妈妈是江北人。所以每当我去外婆家时总会被外婆邻居的叔叔们戏称为江南蛮子!呵呵。

  爸爸前两天回黑沙洲测量地皮了,打电话给在部队的我说邻居家二奶奶几个月前去世了,水口二队现在非常冷清。听完我感觉心里很难受,那些陪我度过童年的老人差不多都离开这个世界了。水口二队确实冷清了!儿时的水口二队很热闹,印象最深的就是妈妈抱着去看玩大把戏(就是杂技),每次最害怕一个叫“小鬼推磨”的杂技(一个人裸着上身躺在碎玻璃上,背上站着3个人),一看到就会大哭,现在想起来还是那么好笑!当时黑沙洲的观音会不像现在这样在庙里举行,而是一户一户的轮!每轮到一户人家时、他家非常热闹,而妈妈和奶奶都要买点水果和素食摆在堂前的香案,不时的传来鞭炮声(小百章子),而我们小伙伴则围在案桌旁转、盼望拿到桌上的贡品。表姐的个子比我高,拿了苹果就跑,而我够不着,坐在地上边打滚边哭,哭声惊动了大人们,一个慈祥的奶奶便拿了几块白色米糕给我吃(一种甜品,长方形的、外面用红纸包装袋,我来部队时家人在我背包里塞了两块、寓意步步高升),那个奶奶如果健在应该有80多岁了。如果哪家的房子上梁、屋下肯定围着很多小伙伴,等着抢糖,经常为了抢到糖在地上打滚,鼻涕啦呼的吃着阿咪奶糖,感觉非常甜!

  家附近有棵野桃树、小伙伴们经常一起摘桃子、什么味道已经无法记起,儿时的伙伴目前还记得几个、大多成家生子了。那时候都要打预防针、去医院打、医生的名字我还模模糊糊的记得,叫传记子(模模糊糊)呵呵,打预防针哭的不行、可想到那个注射器马上就要归自己了,便忍住痛,那时候没有玩具,注射器去掉针头就是非常好的玩具,经常在一起比谁射的远,记得为了注射器我还和周静敏(和我是一家的堂哥)干过一家。想想还觉得好玩。邻居家有一对老年夫妇,应该快90岁了,是对虔诚的佛教徒,男的叫老天,女的叫素贞,他们有对双胞胎孙女,叫什么真的想不起来了,伙伴中还有一个叫雅婷的女孩,后来和我堂妹一起来到我部队的驻地读大学,但一直没有见面,她可能也想不起来这些儿时伙伴中还有一个就在离她学校不远的海军基地吧!

  儿时的黑沙洲夏天经常发大水、水会一直涨到门前的床脊(在田里,地势较低,场地较大、可以用来晒东西)。那时候妈妈就会用汽车内胎补好做成游泳圈,用一根绳子系好,我就可以在门前游泳了,简直是天然游泳池。傍晚吃饭就在屋子旁边的?阆(两个房子中间的空地),晚上家家户户都会在门口乘凉、拿个小蒲扇互相串门,偶尔看见萤火虫、便抓起来用碎鸡蛋壳做成小灯笼!记忆中那时候萤火虫非常多。夏天的西瓜非常便宜、有时候一毛一斤,非常大,非常甜。爷爷每天都买!

  房子的后面就是下坝塘、挺大的、鱼也很多,渔夫是一个姓章的伯伯,很凶,个子也很高,谁敢在他塘里钓鱼被抓到肯定会“断杆挨骂”。我很怕他,但他是个很好的人,每年过年他都会送鱼给邻居们。经常在清晨看见他骑着大坦克(自行车,很大、材料非常硬)哟呵着卖鱼的声音!大人们怕我们私自去塘边玩,便对我们说塘里淹死过人,有水鬼(后来听老人们说塘里确实淹死过人)。前年五月回洲上看见他了,他老了很多、身体也没有以前那么壮实了,当我拿出烟给他时他笑着对我说:“毛么唉,我现在哪能吃烟了啊?”后来听爸爸说他身体不能抽烟。感觉时间很残酷啊!他的侄子叫章度、从小和我关系很好,记得小学语文第一封信就是写给他的!伙伴们一起玩惯惯抄抄(过家家)他总是当老大!

  我的太奶奶身体很好、90岁还能去捡柴火,她做的闷南瓜味道非常好,总会让我把碗吃的干干净净,这种味道从她老人家去世后就再也没有尝到过了,听妈妈说我生下来太奶奶非常开心,我便与太奶奶睡,记忆中她经常背着我去小轮码头玩。当时在爷爷奶奶身边的除了我还有两个表姐一个表妹。后来又有一个小表弟,他出生在下坝医院。我在家是长头孙,堂妹在芜湖、堂弟在无为,大表姐和大表哥在天然洲,小表姐小表妹还有小表弟都在繁昌,除了堂妹在芜湖长大、其余的差不多都在黑沙洲留下一段美好的童年吧!现在两个表姐已经成家当妈妈了,堂妹在广州读大学,堂弟在无为读书,表哥在江西空军、表弟在哈尔滨武警、我在南海舰队、小表妹在帮姑姑做生意!

  我在水口小学读过一年学前班、老师姓丁,只记得她是女的。每天放学爸爸都会让我坐在凤凰牌自行车的大杠上、有时候爸爸扛我回家。学校经常放一首歌叫《青青河边草》,这首歌现在还储存与手机中。家门口有一棵栀子花树,栀子花经常开很多,非常香、妈妈每天早上会摘很多让我带去给老师,有次到了学门口就被一群高年级的女生给抢了,气的我哇哇大哭。学前班的同学有个叫刘冲的、他家就在学校旁边,10几年没有见面了!

  农活时我会和爸爸妈妈一起下地、调皮的玩着,记得有次把人家刚盖好的薄膜扯的一块一块的,回家就被爸爸罚跪,隔壁的表姑父来看我,我赶忙把捅套在头上,怕丑!小时候很喜欢放火、三叔没有成家时总会带我一起去大江埂上放火,那时候放火是我一大爱好!后来爸爸为了不让我放火,就和我说小双子玩火的故事!呵呵。小姑父那时候经常带着猎枪去打鸟,每次都会带很多鸟回来,美味!

  1996年爸爸被调到泥汊中心小学,我和妈妈也一起搬到泥汊、从那以后就差不多结束了黑沙洲的时光。当时有艘船叫小轮、可以坐它往返与黑沙洲泥汊!每年的暑假寒假我都会回黑沙洲和爷爷奶奶生活、顺便看看小表妹,她应该算我们这些孙子辈中在黑沙洲待的时间最长的一个!每次回去都会看见爷爷奶奶带上小表妹在码头等我!而太奶奶也做好饭等我!期末考试后爸爸就送我回洲上,等他和妈妈一起回来过春节、表姐表弟也会在那里度过,爷爷带着我睡在后面房间,大房间奶奶带着表姐她们睡、每天晚上洗漱后大房间就是我们的游乐场,爷爷总会催我回去睡觉,白天踢毽子、跳皮筋、表姐带我们一起去下坝买东西吃……就这样一直等到春节的来临!春节家里很热闹、充满欢声笑语,大人们打麻将、我们这些孩子就去下坝打游戏机、游戏厅在农贸市场旁边。我喜欢玩老虎机、猜苹果,可每次都扫兴而归,吃饭时大人们喝酒、我们就在房间看电视,晚上大人们通宵麻将,我们则早早的上床,最喜欢挤一个房间、很暖和,或者欺负一下小堂弟……

  太奶奶去世与2001年中秋节后两天,那时我已经11岁,和妈妈一起回家奔丧、看着那瘦弱的遗体、我的心里非常难受。可时间就是这样,谁也没有永远不老的权利!

  每次春节后各家都要离开黑沙洲,奶奶总是站在码头看着我们离去,好想我们多留几天,看着那孤单的背影、心里酸酸的。年复一年,每年春节奶奶都会做好用鸡蛋做的蛋糕等着我们回家。

  2007年我和大表哥一起参军了、期间一起去了太奶奶的坟,还一起在儿时玩过的地方转了转,感受一下自己的童年!去部队的前一天爷爷奶奶一起来我家,叮嘱我在部队好好努力,下午他们便坐车返回黑沙洲,爷爷坐在前面擦着泪水要我不要想家,我也哭着和他们道别!

  时间很快、2010年春节休假回家了,没过两天就和妈妈一起去洲上看望爷爷奶奶,感觉洲上变化很大,楼房一排排的,很多人都已经不认识,也找不回童年的感觉了!那年春节我再次感觉到春节的热闹,表哥也回家了,大表姐都结婚了,表弟表妹还有小堂弟也长大很多!回部队时给爷爷奶奶打电话道别、说明年春节还会回来和他们一起过春节!可谁也没想到2010的春节是我最后一次和奶奶过的一次春节!

  2011年4月的最后一天,我正开车和领导在外面办事、突然天空下起很大的雨,车上的音乐播放器里传来奶奶最爱听的黄梅戏,我很纳闷,CD怎么变成调频了!感觉心里有桩事,晚上八点妈妈打电话说要我尽量快点回家、奶奶可能不行了,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和领导汇报后就买了第二天的机票,第二天下了飞机从合肥机场直接打车去无为,那时候已经顾不上考虑金钱了、回家越快越好,这样就可以陪奶奶多呆一段时间、深夜9点多三叔包了那个小船过江接我,回家看见奶奶那瘦的只剩皮包骨的身体,我非常难受,她还认得我,问我这次休假多少天,我说很多天,她想喝茶叶,我连忙打开领导让我带回家的铁观音,泡好后喂给她喝,她非常开心的说“好喝”,远在南昌空军的哥哥也回家了,他也泪流满面,表姐表妹都在家,陪着奶奶最后几天,5月4号我准备去买机票时二叔打电话说奶奶走了,我便和妈妈一起赶回老屋,看着奶奶睡在灵床上,我边烧纸表边哭了起来,爷爷摸着我的头说奶奶走了,她走之前一直呼喊我妈妈的名字!从那以后爷爷就住在我家,黑沙洲我就几乎很少去了。老房子的大门也锁了起来。

  2012年春节前几天,我和三叔带着小堂弟冒着雪去奶奶的坟前烧纸,顺便回家贴门对子(门联),打开了老屋的门,屋子结满蜘蛛网,灰尘很厚,看到当年奶奶带着我们兄弟姐妹睡觉的床变的破烂不堪,看到堂前的老钟不再转动,看到奶奶用来切菜的刀变的锈迹斑斑,看到奶奶房间那一张张她和我们兄弟姐妹的合影……,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让我感到欣慰的是电灯还可以亮,堂前字画上寿星老的笑脸依然灿烂慈祥!

  偶尔也在网上看看黑沙洲的消息,可一直就那么几条。

  2014年元月,爷爷也走了,没有坚持到春节,而我却没有让他见最后一面,这是我一生最大的遗憾!当我风尘仆仆的赶回家老屋时,爷爷已经躺在灵床上了,我再也忍不住内心的痛苦,嚎啕大哭,妈妈说张这么大没有见过儿子哭的这么惨!确实,爷爷非常喜欢我,小时候我想要什么他都会尽全力去满足我!而身为长头孙却没有在他生命最后一刻陪在他身边!这件事此刻一想起都难受!与爷爷最后一次道别是在2013年5月26日,那天我休假结束返回部队,天下着下雨,我走时他问我:“你走了啊?”我说过年就回来!他用不舍的眼神看着我!是否他已经知道这是最后一次看见孙子?老天爷也为这对祖孙永别而难受!非常怀念爷爷奶奶,可再也看不见他们了!再也吃不到他们做的饭了!

  对于黑沙洲,我还是非常怀念的、那是我出生的地方,那里的水养育了我,那里有我难以忘怀的童年,那里埋葬了我思念的亲人!今年清明我要给爷爷奶奶上次坟,整整七年没有给周家的祖宗们上坟了!顺便再去水口二队好好的走一走,去老屋看看,看看屋后那棵橘子树是否枝叶茂盛!有时候我在想是否有那么一天兄弟姐妹们一起带上自己的孩子爱人在老屋过次春节,一起回味那黑沙洲给我们的欢乐童年!

  周海生

  2015年1月6日

文章来源百度贴吧网友:疆场扬鞭

本文章由 黑沙洲岛主 于2016年03月10日发布在人文地理分类下,您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复制链接 转载请注明:时间都去哪了,记成长在黑沙洲的童年-欢迎光临黑沙洲!安徽省芜湖市鸠江区白茆镇黑沙洲-长江中的寂寞沙洲
关键字:,

好文章就要一起分享!

更多

发表评论

你的大名(必填)

你的邮箱(必填)

你的网站(选填)

评论内容(必填)

icon_wink.gif icon_neutral.gif icon_mad.gif icon_twisted.gif icon_smile.gif icon_eek.gif icon_sad.gif icon_rolleyes.gif icon_razz.gif icon_redface.gif icon_surprised.gif icon_mrgreen.gif icon_lol.gif icon_idea.gif icon_biggrin.gif icon_evil.gif icon_cry.gif icon_cool.gif icon_arrow.gif icon_confused.gif icon_question.gif icon_exclaim.gif